歌鳥風月。

陆曲旖。
DG/FATE/凹凸/時之歌/死亡愛麗絲。
世界第一阿蒂拉厨(自認為.
愛德蒙唐泰斯、Meltlilith、和泉守兼定、格瑞、雷狮、瑞亞·特納、小紅帽的腦殘粉。
業餘愛好是瞎寫和瞎腦補。
懶癌晚期,愛幹的事是挖坑不填(閉嘴)
CP向吃瑞金/安雷安/西北送弓/維瑞。
渴望擴列。

無題【彈丸論破V3王最】

*朋友的點梗,大致是Love Hotel的怪盜偵探設定。

*私貨瞎設定有很多,請注意。

*ooc

Part.1
最原终一,近年来在整个业界声名鹊起的新人侦探。为何声名鹊起,其一是因为受委托帮助警方解决了好几个一直毫无头绪的悬案。
也有其二的原因,身为才囚学院毕业生,〖超高校级的侦探〗,拥有强大的直感、观察力、推断力。
明明只是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少年。
大家都这么想着,事实却出乎他们意料。
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,本来是阳光明媚的艳阳天,天幕却突然遍布乌云,雷声轰鸣。恰好掩盖住最原语气中的不适感。
“我知道了,就请交给我吧。嗯,因为我也有必须要和他(DICE)了断的事情。”
挂掉电话,房间里只剩下落地钟钟摆发出的响声。咖啡从热气腾腾变到冷却并没有花上多上时间。
——已经懒得换掉。
因此不管是冷是热,最原都像百田喝闷酒一样一口闷掉,胃里一阵冰冷又恶心的感觉涌上来,他又强迫自己不为所动。
刚才的电话,百田解斗亲自打来的,用工作用的号码。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他也不会这么不走心。
百田和他话家常?没那个可能,但是〖超高校级的钢琴家〗赤松枫有这种闲情逸致吧。
怪盗,亦或是犯罪团体,DICE。
这就是一切祸事的源头所在。
书案上摞成小型山脉模样的白纸黑字资料,都是为了破开迷局而准备。
最原终一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头绪,但不敢确定,于是这样说,倒不如说是,他有些肯定的答案,但是不到最后一刻有了确凿的证据,他还是不敢相信。
“是你吗……。”
被他攥在手中的报告纸已经面目全非。
“我会亲手捉住你,将你绳之以法。”

Around the World.(阿提拉×咕哒子)

*人理拯救后的休假
*咕哒子视角


最初是风雪交加的雪山之巅,步入燃烧殆尽的废墟都市,邪龙遍布的百年战争,听见了俄刻阿诺斯的涛声,浓雾之中器械运行的齿轮转动声,风沙狂暴掩盖了前行路途,圣枪仍旧在记忆里发光,最后的乌鲁克城,去往冥界,再与万兽母神对峙。最终的时间神殿,经历的似乎远比七个特异点都要复杂。

这样的事情,在我(藤丸立香)原本普通的人生轨道上,就像永远不会存在的tan90°,宛如幻想系小说中的故事情节。然而现在我就坐在这里,事实就是如此不可思议。身体机能完好的运行,还好好握着她的手。

这里是普通的都市,在下着雪。与迦勒底所在之处不同,一年四季白雪皑皑覆盖了整个视野,从而造成了工作人员对雪的视觉疲劳,它们宛如自然的精灵,轻盈地飘下、落地。

夕阳西下,天幕即将被漆黑的颜色所覆盖,路边行道树上缠绕着的装饰灯就是为行人照亮前路的光。
     
——因为是罕见的假期所以要好好玩。

于是就欣然接受了达芬奇亲的提议,玛修还有工作不能放假,为了避免突发情况必须带上从者。尽管听起来像是身价颇高的大人物带着保镖出行…当然,只是比喻罢了。

此时此刻,与我一同坐在街边长椅的少女是Saber的从者,白衣褐肤的剑姬,阿蒂拉。其真实身份是被称作〔上帝之鞭〕的匈族大王,流传于世的真名为阿提拉。

不只是出于战力的考虑,也有我自己的意愿,况且在时间神殿战斗后她也没有离开迦勒底。

侧过脸去打量阿蒂拉,感受不到如她所说的杀戮机械的感觉。除去奇异得过分的装束,完全是一位安宁的少女而已。她的眼眸就像是纯粹的红宝石,比起初见时空虚、无物的样子,更像一个人。白色的头纱看起来反而更像新娘。
     
时间仿若静止,也没有想要打破的意思。这么宁静的一幕,在以前也很多,都是相对无言的情况。比如在某个夜晚查找着需要的资料,她会静静的坐在一旁,或者枕着我的腿浅眠,偶尔会向一叠打印纸下手,却是对内容一知半解。

理解中,这大概是类似于想要侍寝的行为吧。仿佛有一种将我自己升格为克里姆希尔德的错觉,对方毕竟是生前拥有众多妻子的王者,这样是理所当然的行动也说不定。

想要了解她更多。

脑子里突兀萌生出这样的想法。除了她自己所提到的,匈人大王这一身份之外,没有其他更多的了解。

尽管曾经进入了她的心象风景之中,无尽、昏暗、荒凉、孤独。体会到了这样的感受,连生死都搭在了上面。最后平安回到现实中,将那份黑暗归还给了她。那份黑暗不能被分担,不能被照亮。

无意识之中抓紧了她的手而没有发觉,直到她投去好奇的目光才让自己反应过来并且收手。对方完全没有破坏机器的影子,只是个可爱的少女而已。

然后她站起来了,望着远方繁华的街道,是在渴望着吧,体验不作为战士的人生,到底会是怎样的。

“想去看看吗?Saber。一起。”
洋溢着的新年的喜悦还未散去,人类仍然拥有未来。

“嗯。这…并不是我的梦。你能满足我,我很高兴。”王少有地答复了很长的话语。“我是杀戮的机器,因此,很感谢,Master。一起去,一直都。”

于是我又重新牵起她的手。未来还不明了,但是,一切都靠自己去保护,去创造。

——不论是匈奴王阿提拉,还是我的Saber,阿尔蒂拉,如果有一天人理拯救完成的話,這颗蓝色的星球就一起去看个究竟,將你过去未曾扩充的版图全部都看一遍。